Because being beautiful should never harm you.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13, 9月 2022
英国布莱顿市希望加强与中国文化等多领域合作

中新网6月19日电(记者魏群)6月18日在英国布莱顿举行的英国华夏文化协会与布莱顿市政府建立友好合作关系三周年纪念活动上,布莱顿市市长安·诺曼表示,希望继续加强与中国在多个领域的合作。

安·诺曼称,英国华夏文化协会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协助布莱顿市与中国各级政府的合作,大力推广中英文化交流。协会同布莱顿市紧密合作,多次举办英国华夏文化艺术节、文化艺术展、旅游说明会等各种形式的交流活动。而在北京奥运期间,更举办了迎接北京奥运倒计时一周年、两百天、一百天、一个月等活动,是全英地方政府中举办有关北京奥运活动最活跃的城市。安·诺曼对英国华夏文化协会在中英两国交流与友好往来中所作出的贡献表示衷心的感谢,并祝愿中英双方在文化、教育、经贸、旅游等众多领域的合作有更广阔的前景。

英国华夏文化协会会长贝学贤向安·诺曼市长赠送了由中国知名书法家赵建华题写的书法作品,他对双方过去三年的友好合作所取得的成绩感到欣慰,并希望为中英两国间的友好交流继续努力。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11, 9月 2022
布莱顿当选英国“最健康城市”

上周五的一项调查显示,英国城市布莱顿拥有全国最多的私人健身教练、瑜伽馆和健康食品店,因而被评为英国“最健康的城市”。

这项调查对健康、身体状况、环境等19项数据指标进行了考察,结果发现,这个位于英国南部的度假胜地每天摄入至少五份水果和蔬菜的居民数量最多。

调查显示,布里斯托尔和伦敦为仅次于布莱顿的两大健康城市,而利物浦、格拉斯哥和设菲尔德则是英国最不健康的城市。

调查表明,布莱顿居民的平均寿命为78岁,比15个抽样城市的居民平均寿命长一年。

此外,布莱顿的人均健康食品店数量高出全国平均水平近三分之一,私人教练数量则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5倍。

布莱顿的人均瑜伽馆数量为其它抽样城市的2倍,城市居民的肥胖比例则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10, 9月 2022
传染了11人的英国“毒王” 5天战胜病毒痊愈了!然而布莱顿居民还是很慌

在昨天的文章中,我们报道了,新冠肺炎在英国出现了“超级传播者”,且就昨天一天的时间,

“超级传播者”是英国确诊的第三例病人,他在新加坡感染病毒之后回到英国,今年50多岁,来自布莱顿附近的Hove。据悉,他已经至少感染了11人。

1月20日,Walsh在新加坡君悦酒店(Grand Hyatt hotel)参加了一次商务会议,由于参会的人员中有来自武汉地区的代表,在这次会议中,Walsh不幸感染上了新冠肺炎。

4天后,他去了位于法国Les Contamines-Montjoie镇的一个滑雪小屋(下图),并在这里住了4天之久。此时,Walsh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但已经被病毒感染并处于病毒潜伏期的他,将病毒传染给了其他的人。

1月28日,Walsh乘坐易捷航空的航班返回英国Hove的家,机上的一百多名旅客都有感染病毒的风险。

随后,他开始感到身体不适,并且出现了类似流感的症状。开始去当地医院急诊。 随后,在NHS确诊Walsh已经感染了新冠肺炎后,他便开始在伦敦的圣托马斯医院(St Thomas’s Hospital)接受隔离治疗。

“我非常感谢NHS对我的帮助和照顾,在我完全康复之后,我的还会继续与其他感染的人们站在一起,对抗病毒。

当我得知自己可能感染的时候,我便立即联系了我的家庭医生和NHS。尽管当时没有症状,但我还是被建议隔离,随后按照指示在家自我隔离。

他所就职的公司,气体分析设备供应商仕富梅(SERVOMEX)的发言人表示:

“Steve Walsh已经全面康复,这让我们感到非常高兴。我们将继续为他和他的家人提供帮助。目前,我们正在与英国公共卫生局合作,确保为工作人员和社区居民提供支持,并祝愿所有感染的患者能够早日康复。”

根据英国媒体最新的报道,昨天布莱顿新增的4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都曾与Walsh有过密切接触。消息一出,英国民众尤其是布莱顿市民纷纷陷入了恐慌。

谁知,今天媒体再次曝出,昨天确诊的4名患者,其中有2名都是医务工作者,随后,这一消息也得到了英国政府工作人员的证实。

因为两名医生中的一位曾在上周去过Patcham Nursing Home疗养院,如今这里已经关闭。

据悉,其中一名医生,Catriona Saynor博士是Walsh的朋友,也是法国滑雪小屋的女主人,她的丈夫和儿子都已经被确诊患有新冠肺炎。

去年六月之前,Catriona Saynor博士一直都是全科医生,在社区医院工作。

“我们已知的是,这四个新病例都是密切相关的,其中两名新患者是医护人员,确诊后我们将对他们进行隔离。目前,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找到那些与确诊病例有过密切或持续接触的人们,这样我们就可以采取措施来限制病毒进一步的传播。”

“我们现在正在紧急寻找所有可能与这两名医务人员有过密切接触史的人员,就目前而言,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相对较小的人群。”

尽管官方澄清,迄今为止接触过这两名确诊医务人员的潜在感染人群的范围“相对较小”,但这个消息还是引发了民众强烈的强烈不满。

当然,让大家不满的除了疫情扩散的速度加快外,更重要的原因还是英国政府在应对疫情时的做法。

而政府的这种做法让大家觉得缺乏相应的知情权,愤怒的布莱顿市民指责政府不应该在这种关键时刻把他们蒙在鼓里。

“政府似乎试图在通过隐瞒信息来限制恐慌的蔓延,他们选择不告知公众那些感染者的身份和到过的地点。”

“NHS正在像挤牙膏一般,一点一滴地向我们披露着信息,我们只能凭自己的想象和猜测来填补这些信息中的空白。”

鉴于英国有可能正面临着一场重大的冠状病毒爆发,外加昨天确诊的患者中还有两名医务人员,英国政府迅速开展了一场紧急搜寻行动。

据NHS消息人士透露,这段时间最多有15名患者与这两名医生有过密切接触,而政府工作人员也正在试图找到所有可能与这15名患者有过接触的人群,据悉,这一人群的数量可能多达数百人。如果继续扩散,有近千人可能会感染。

政府之所以将追踪这两名布莱顿确诊医生的病人列为优先事项,是因为新冠肺炎病毒对那些身体已经有健康状况的人群来说,要更加的危险和致命。

在这间诊所工作的,正是“超级传播者”的朋友Catriona Saynor博士。

“超级传播者”Walsh曾在法国Les Contamines-Montjoie镇的一个滑雪小屋度假,目前这个小屋的男主人和他9岁的儿子都已经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并在法国的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而Catriona Saynor博士(确诊患者Bob Saynor的妻子),

联想到英国首席医疗官克里斯·惠蒂教授之前所说的“新增的4个病例都是已知的英国确诊病例的接触者,而他们的新冠肺炎是在法国境内感染上的”,再加上此前有报道说,Catriona Saynor医生在丈夫和儿子被确诊之前就已经返回了英国,不禁让当地民众浮想联翩。

昨天下午,一个全身裹在防护服里的小组已经开始对该诊所进行清洗和消毒,官方给出的封锁原因是“因为紧急的健康和安全问题”。

图为在布莱顿的County Oak诊所,一名身穿防护服的男子正在清洗药房的地板。

此外,曾在该诊所就诊的7,600名患者也被告知,在诊所重新开放之前,如果他们身体有任何不适,都可以拨打NHS 111,或者如果他们遇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可以拨打999。

到目前为止,英国新冠肺炎确诊的8名人员的活动轨迹仍然没有完全对外公开,外加中国现在已经确定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潜伏期可能长达24天,所以,很多英国人都担心,新冠肺炎在英国很有可能会出现更大范围的传播。

世界卫生组织昨晚也对英国目前的状况发出了警告,该组织总干事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认为,英国这一小部分确诊病例的发现只是星星之火,最后很可能会演变成“可以燎原”的大火灾。

Tedros认为,最令人担忧的是,这次的大范围感染是由并没有去过中国的英国人传播的。

至于疫情相对严重的布莱顿地区,民众们也接到了封锁诊所的电话,取消了问诊。

“我很担心,今早我收到了电话,对方告诉我因为新冠病毒风险存在,因此取消了我的骨骼扫描。然后给我安排到了3月17日。我的髋关节每天都很疼,已经等了4周了。

南安普顿的一所每年收费为10,500英镑的私立学校已经关闭了3天,理由是需要进行“深度清洁”。

据悉,该学校之所以关闭是因为有些从中国返回,并出现相关症状的学生被隔离。学校担心有病毒传播风险。选择关闭。

今天早晨,布莱顿Bevendean Primary School小学宣布暂时关闭,由于该学校的教师担心从Steve Walsh处感染了病毒,目前正在隔离。

今天,英国政府宣布,那些试图逃避新冠肺炎隔离的人,将被强制隔离,甚至会用手铐进行逮捕。

约克2例:1月29日,有一对母子(儿子是约克大学的学生)在约克的一家酒店入住时,被确诊得了新冠肺炎,目前他们正在纽卡斯尔的皇家维多利亚医院(Royal Victoria)接受治疗。

英国第三例确诊患者(被称为“超级传播者”)是来自布莱顿的一名销售主管Steve Walsh,之前我们已经介绍过了,他目前已经治愈。

2月10日,布莱顿又有4人被诊断出感染了新冠肺炎,其中两人被曝是医疗工作者且这四人被认为与那名Steve Walsh有关;目前,他们正在伦敦圣托马斯医院(St Thomas’s Hospital)和皇家自由医院(Royal Free)接受隔离治疗。

伦敦1例:伦敦的这名确诊患者是英国的第4例,据悉,该名患者也曾在滑雪胜地Les Contamines-Montjoie度假,传染给他的正是“超级传播者”Steve Walsh,目前,他正在伦敦皇家自由(Royal Free)医院接受治疗。

马略卡岛1例:一名拥有两个孩子的英国父亲在返回马略卡岛的家中后,被检测出患上了新冠肺炎,该名患者曾在滑雪胜地Les Contamines-Montjoie度假,传染给他的正是Steve Walsh。

法国5例:5名英国人在Les Contamines-Montjoie度假时因为与Steve Walsh接触后被感染,其中就包括那座小木屋的主人、48岁的环境顾问Bob Saynor和他9岁的儿子;目前他们都在法国的医院里接受隔离治疗。

日本1例:近日,在一艘停靠在日本港口的钻石公主号游轮上,有一名英国男子被检测出冠状病毒阳性,目前他已被被送往当地的医院接受治疗。

6, 9月 2022
英国通信管理局公布宽带地图

英国宽带网络发展的不平衡被英国通信管理局清晰地描绘出来:他们公布了一张不仅显示出苏格兰和威尔士的山区缺乏良好宽带服务、还显示出伦敦周围各郡的平原(包括艾塞克斯郡和肯特郡)也好不了多少的“英国宽带地图”。

图示: 1 2 3 4 5(1为网速最快的地区,以此类推,5为网速最慢的地区)

这份地图表明,英国政府在实现其“使英国到2015年拥有欧洲最好的宽带网络”承诺中面临着巨大挑战。已有证据显示了这一新技术对于经济和社会的重要性,并且,下一轮的政府支持基金将于下周公布。然而,这一目标不会很快实现:uk网站进行的调查显示,英国民众对于整体连接速度的担忧连续三年呈上升趋势。

地图显示出68%的英国家庭和企业拥有固定宽带连接(不包括超高速宽带)其平均最高速度为7.5 Mbit/s。理论上而言,2000年起,英国电信(BT)推出的第一代宽带,其最高速度便可达到8Mbps。它已开始推出更快的版本——ADSL2+,其速度据称可达到24Mbps,然而大多数人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区别。

l爱丁堡固定宽带的平均网速最快,为10.1Mbps,第二为布里斯托尔,9.9Mbps。

l北爱尔兰弗马纳的固定宽带网速最慢,为4.3 Mbps,接下来为库克斯敦,4.4 Mbps。

l北爱尔兰一些地区拥有最长的平均线路长度(从交换机到客户),这导致了宽带连接速度更慢。

地图还显示出金斯敦的宽带普及率排名倒数第三,只有50%。与英国其他规模相近的城市相比,这个比例较低。

值得一提的是,14%安装固定宽带(不包括超高速宽带连接)的客户目前普遍享有不到2Mbps的网速,而这个速度仅仅是英国政府对于宽带认定的最低值。英国通信管理局称一些家庭可以通过改进家用电话线%的家庭有机会选择转向更高速度的电缆和光纤。

然而超高速宽带连接(网速高于40 Mbps)的情况却不尽如人意。英国通信管理局称,在所有宽带连接中,超高速宽带所占比例低于3%。超高速宽带服务大多由有线电视公司提供,特别是维珍集团(Virgin),并且集中在城市地区。英国政府已将发展更好的超高速宽带服务放到了优先位置,并拨款5.3亿英镑(包括从英国广播公司(BBC)牌照费中划出的一部分资金),以帮助实现“到2015年使90%的英国企业和家庭拥有高速网络连接”的目标。

很多企业通过利用英国电信(BT)的电线杆和管道铺设光纤来提供宽带服务,但他们都曾就BT对此收取费用的定价机制向英国通信部长Vaizey抱怨过。在城市地区,建立新宽带连接的成本十分高,除非企业利用英国电信现有的电话网络基础设施。

山区和人口稀缺的地区面临的挑战更为严峻。很多公司认为在这类地区提供宽带服务无法获得经济效益。但康沃尔郡是幸运的,因为欧盟的拨款和郡议会的资金改善了该地区宽带发展的情况。“高速康沃尔”计划内容为安装一系列供村内共享或个人房屋使用的高速宽带连接。然而,英国其他地区却缺少这样的运气,目前未获得任何便利条件。英国政府称,对于那些需要更多投入的地区他们已进行了认真的评估。

议员Cllr Lloyd先生在“对升级宽带服务的重要性评估”中明确表示:“宽带服务的结构性变化与19世纪伯明翰建设自来水管网同样重要。止步不前将对一代人产生消极影响。当时的人们也在说,我们依旧可以去城市里,从那里的主管道中打水,有什么必要建设自来水管网呢?但我们不仅仅满足于此;同理,我们也需要线世纪。”他表示,目前的挑战,并不在于技术本身,而在于就此达成广泛的共识,当然还有为建设新宽带网络付出多少代价。。(中国贸促会电子信息行业分会供稿 编译:王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