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being beautiful should never harm you.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5, 7月 2022
细数《大黄蜂》前传漫画中的彩蛋(一)

在2018年7月,为了给年底上映的变形金刚真人电影《大黄蜂》造势,IDW开始出版这部电影的前传漫画,有趣的是,编剧约翰·巴伯将漫画中的故事背景设置在了上个世纪60年代的伦敦,并在漫画中深藏了许多致敬60年代英国间谍影视作品,尤其是007电影的彩蛋。作为同时喜欢变形金刚与007电影许多年的读者,《大黄蜂》前传漫画给笔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奇特体验。本系列文章主要想探讨的是深藏在这部漫画第一期中的与007电影、小说或者其他老派谍战影视作品有关的梗与彩蛋,同时也会捎带探讨一些漫画中影射现实世界的内容。

漫画的开篇发生在一座巨大的科研指挥中心之中,里面的工作人员都穿着一套复古科幻风味十足的防护服.

这一场景所致敬的应该是出自第一部007电影《诺博士》(Dr.No),在电影的最后邦德换上防护服混入了诺博士的秘密基地,并最终挫败了他的阴谋。漫画中的指挥中心与电影中的诺博士秘密基地十分相似。

而漫画中的基地工作人员身着的防护服造型同样也与电影中诺博士以及其他几位工作人员的造型基本一致,不过电影中并不是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身着这样的防护服。

在漫画中,男主角击倒看守之后,对前来询问情况的其他人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也许是她的皮肤喘不上气儿来了”。

也许会有很多读者对于“皮肤不能呼吸”这种说辞感到摸不着头脑,但是在007小说《金手指》(Goldfinger)中,确实有人因为“皮肤不能呼吸而死”。在书中,大反派金手指喜欢与年轻的姑娘玩“金粉Play”,即在女性的身体上刷上金粉漆,在刷漆的时候金手指会故意留下一片皮肤不刷漆确保毛孔透气,而当金手指动了杀心后,他会将女人的全身涂满金漆,这样那个女人就会因为全身的毛孔阻塞,窒息而死。小说中,邦女郎吉尔·迈斯特森便是因此而丧命。

1964年,《金手指》被改编成电影,这段情节出现在了电影里,尽管没有像小说那样有十分详细的解释,但是吉尔的尸体出现的那一幕还是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在现实中,将全身涂满金漆并不会让人窒息而死,电影中的这段情节根本就不科学,伊恩·弗莱明承认过这样的死法是他在其他电影里看到之后借鉴过来的,他自己也没有真的去求证。但是电影里面的这段情节实在过于深入人心,以至于大家真的相信这样的行为会让人死亡,甚至一度流传出了扮演吉尔的女演员雪莉·伊顿在拍摄期间因为窒息身亡的都市传说。

雪莉·伊顿当然没有死,拍摄期间她需要为这一幕化妆两个小时,这期间连导演都因为担心发生窒息而全程监督,五分钟的拍摄结束后,她还要为了去掉全身的金漆进行长时间的擦洗以及土耳其蒸汽浴。随着多年来关于她在拍摄期间死亡的传闻越传越吓人,雪莉·伊顿选择亲自在2003年的《流言终结者》中出镜,告诉大家自己一直活得好好的,哪怕是拍摄过程中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漫画中的男主角自然就是明确致敬詹姆斯·邦德的角色了,他名为大卫·里夫,在漫画中的一些画面中十分神似第五任邦德扮演者皮尔斯·布鲁斯南。

“大卫·里夫”(David Reeve)这个名字似乎是在致敬演员大卫·尼文(David Niven),1967年他曾经在一部并非由官方出品的搞笑类007电影《皇家赌场》(Casino Royale,与39年后丹尼尔·克雷格主演的第一部007电影同名)中扮演(那个真正的)詹姆斯·邦德。

而漫画中里夫的代号为“欧米茄 零”(Omega Zero),除了与007(Double-o Seven)有点相似以外,很明显也在致敬007电影中邦德喜欢佩戴欧米茄手表的习惯。

短短的开场中,里夫便展示了特工电影中十分常见的隐藏小道具——手表与戒指,里夫的手表能够发射声波致人昏厥,而他的戒指则可以喷射烟雾让红外线防御装置现身。

在007电影中,邦德也有类似的道具,手表就不用多说了,邦德喜爱佩戴欧米茄手表的习惯人尽皆知。电影中也出现过许多功能五花八门的欧米茄手表,其中在《黄金眼》中就出现过与漫画中类似的可以发射激光的手表。

尽管欧米茄手表是007的典型标志,但是在罗杰·摩尔爵士主演的007电影《海底城》(The Spy Who Loved Me)以及《最高机密》(For Your Eyes Only)中,邦德短暂佩戴过精工电子表。

戒指也是在邦德电影中比较常见的道具,在《雷霆杀机》(A View To A Kill)中,邦德使用了带有拍照功能的戒指收集情报。

而在《择日而亡》中,邦德使用了拥有震动破窗功能的戒指,让他多次化险为夷。

故事一开始,里夫潜入的是一个名为“幻象”(E.I.D.O.L.O.N)的恐怖组织,这个名字其实是一个缩写简称,其全称为Espionage Intelligence Directorate: Offensive Law and Order Neutralization(间谍情报指挥部:抵消攻击性律令)。这种为组织起一个长长的名字,然后再用首字母缩写去拼成另一个单词作为代号的命名方式,在上个世纪中期的间谍片中十分常见,007小说中最初出现的类似团体名为来自苏联的间谍组织“锄奸团”(SMERSH),不过这不是个以首字母缩写组成的名称,而是以这一组织的俄文原名“Смерть Шпионам”(原意为“间谍之死”)发音缩写而成。这一组织在007小说前期是邦德面临的最大敌人,在《皇家赌场》的原著小说中,邦德最初的挚爱维斯珀·琳德正是被迫为锄奸团服务,最终也被锄奸团害死。

但是不久之后,伊恩弗莱明在与另一位编剧凯文·麦可洛里(Kevin McClory)一起合作尝试创作全新的007电视剧剧本。当时麦可洛里为了削弱007故事中过于浓厚的冷战气息,决定创造了一个与国家政府势力无关的国际恐怖组织,这一构想如今看来十分有前瞻性,就这样,一个名叫“幽灵党”(S.P.E.C.T.U.R.E,全称为Special Executive for Counter-intelligence, Terrorism, Revenge and Extortion,反情报、、复仇、勒索特别行动组织)的恐怖组织就此诞生,虽然这次007电视剧计划最终搁浅,但是伊恩弗莱明还是将这一创意保留,并放在了自己的小说《霹雳弹》(Thunderball)之中。

除了007的故事之外,上个世纪60年代的其他间谍片也特别喜欢这种缩写命名方式,如今的观众们最熟悉的以这种方式命名的虚构组织可能就是漫威宇宙的“神盾局”(S.H.I.E.L.D, 全称为Strategic Homeland Intervention, Enforcement and Logistics Division,),然而斯坦·李却表示过,这个名字的灵感来自于一部名为《大叔局特工》的英国间谍剧,这部英国间谍剧最初的雏形来自于伊恩·弗莱明的一本非007小说《惊悚都市》,电视剧制作初期弗莱明还为这部剧提供了包括主角名字在内的一部分创意,剧中男主拿破仑·索罗所在的组织名为“大叔局”(U.N.C.L.E. United Network Command for Law Enforcement,联合执法网络指挥部),而他们的敌对组织则名为“画眉鸟”(T.H.R.U.S.H.),“画眉鸟”的全称到底是什么目前存在争议,一个比较可信的说法是:Technological Hierarchy for the Removal of Undesirables and the Subjugation of Humanity,在笔者参考的关于大叔局的文章中,那位作者并没能对这一长串的英出一个合理的翻译。

事实上,这种比较长的英文组织名称,一直都很让翻译人士苦恼,要知道,这样的字谜其实并不好编,缩写与展开都要有实际意义,这样一来很容易将字谜编的十分拗口而复杂,并且看起来十分脱离现实,不幸的是。《大黄蜂》的前传漫画编剧约翰·巴伯可能太过于沉迷这种缩写字谜了,在这个系列的第一章中就强行插入了四个类似的字谜,且一个比一个牵强,到最后甚至已经拗口到了不知所云的地步,读者们可以亲自阅读漫画体会一下这些带给汉化人员十足恶意的长串名称。

关于幽灵党的内容还是需要单独拿出来说一下的,因为漫画中的幻象组织很明显就是在致敬幽灵党。

幽灵党(S.P.E.C.T.U.R.E)首次登场于007小说《霹雳弹》,并在之后的《女王密使》(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和《雷霆谷》(You Only Live Twice)中继续出场,取代锄奸团成为了邦德最大的敌人,这一组织的总部设定在巴黎,喜欢通过种种手段勒索各国政府,但如果政府愿意花钱摆平事端幽灵党也愿意信守承诺。只不过在后续的小说中,幽灵党的所作所为很快就超过了只求钱财的范畴,对全世界的危害也越来越大。邦德在与幽灵党的战斗中失去了新婚妻子,自己也在后来的战斗中身受重伤,一度失去了全部记忆并流落日本(不,不是某个变种人的故事……)而当007的故事开始被改编成电影时,幽灵党也顺理成章早早出场。前七部邦德电影中有六部的幕后黑手均为幽灵党,这其中一些在原著中与幽灵党无关的反派也被改编成为幽灵党的部下,这也是为了削弱007小说中过于浓厚的冷战政治色彩。

幽灵党的名为恩内斯特·斯塔夫罗·布洛菲尔德(Ernst Stavro Blofeld),他在第二部007电影《来自俄罗斯的爱情》(From Russia With Love)中首次现身,但直到《雷霆谷》中才首次露出真容。这一角色在当时经由多个演员扮演,但是大多数情况都有以下几个经典特征:光头、独眼、身着尼赫鲁装(不是中山装)、喜欢抱着一只猫。漫画中那个出场时就已经凉了的幻象组织头目的外貌也在致敬布洛菲尔德。

然而在《金刚钻》(Diamonds Are Forever)中,布洛菲尔德为了隐藏自己的踪迹选择了整容(换演员的好借口),外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依然身着尼赫鲁装,并喜欢抱着猫咪。

如果读者们刚才仔细看过我对于“幽灵党”这一创意诞生过程的讲述,就应该能看出来这其中埋藏的一些隐患,毕竟关于“幽灵党”的创意提出者是与弗莱明一起合作的麦可洛里,弗莱明擅自将这些创意编进自己后来的小说,实在不能说是明智之举。果不其然,在《霹雳弹》出版后没多久,麦可洛里便声称弗莱明在书中未经许可使用了自己的诸多创意,关于“幽灵党”的归属权的旷日持久的诉讼就此展开,原本制片方打算将《霹雳弹》改编为第一部007电影,但因为官司只好作罢(虽然第一部007电影《诺博士》中依然提到了幽灵党)。

1964年,伊恩·弗莱明心脏病突发去世,年仅56岁,据说关于幽灵党的版权官司给了他过大的压力,成为了他早早去世的一个诱因。1965年,007电影制片方选择了一部分妥协,他们将凯文·麦可洛里作为电影联合制片人,总算是将《霹雳弹》成功改编成了电影,但“幽灵党”的归属权离他们越来越远。官司一直朝着有利于麦可洛里的方向发展,当《金刚钻》上映时,007电影制片方已经失去了“幽灵党”的使用权,尽管本片的反派依然是布洛菲尔德,但整部电影并没有提到幽灵党的名字。而当罗杰·摩尔爵士接手007电影时,有关幽灵党的一切全部都销声匿迹。麦可洛里方面已经拥有了与幽灵党以及《霹雳弹》相关的大部分版权。

1981年,在邦德电影《最高机密》中,罗杰·摩尔爵士饰演的邦德在拜访了亡妻的坟墓之后,迎来了电影序幕中的敌人——一个看似受过重伤、只能坐在轮椅上、光头、抱着一只猫的大反派。尽管这一反派至始至终只在电影里出现了背影,说话声音都是电影后期配上去的,他并没有说明自己的名字,但是我们都知道他是谁。在简短的战斗中,邦德利用直升机起落架将他连人带轮椅扔进了烟囱之中(猫倒是跑了),仿佛是正式宣告007电影从此以后与幽灵党的一切全都划清界限,幽灵党只是007电影需要顺手扔掉的旧物而已。

然而麦可洛里在拿到相关版权后却如火如荼的开始筹备自己的007电影,他说动了曾经的邦德演员,一度与007电影制片方不和睦的肖恩·康纳利重新出山,加盟了自己的007电影《巡弋飞弹》(Never Say Never Again),这部电影大体故事与《霹雳弹》如出一辙,基本可以看做《霹雳弹》的翻拍版,它与官方的007电影《八爪女》(Octopussy)同年上映,近乎是正面挑衅一样的与官方007电影竞争,二者最终的票房结果目前存在争议,不过大部分信息都显示官方的007电影《八爪女》的票房应该更高。

不过007电影制片方没有放弃争取回幽灵党版权的努力,自从007电影在2006年通过《皇家赌场》重启后,制片方一直在为幽灵党的回归做铺垫,而在2013年,经过将近半个世纪的拉锯战之后,007电影制片方终于设法拿回了幽灵党的版权,随后在2015年,第24部007电影《幽灵党》(Spectre)上映,正式宣告了幽灵党的复活。新时代的幽灵党利用信息技术渗透进人们生活的各个角落,并利用与其他手段操纵世界局势,看起来更加可怕。而新时代的布洛菲尔德由克里斯托弗·瓦尔茨饰演,他的造型致敬了《金刚钻》中的布洛菲尔德的造型,但是在影片后半部分他的一只眼睛也受伤了。

以下这张图首先让我想到的是被制作十分垃圾的电脑游戏《007传奇》所支配的恐惧:

当然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办公室的布局基本照搬了《雷霆谷》中幽灵党布洛菲尔德的办公室,只不过在电影中,环绕在办公桌周围的水池里养的是食人鱼而不是鲨鱼。中间的小桥暗藏机关可以突然放下,桥上的人则会转瞬间成为鱼饲料。《雷霆谷》中布洛菲尔德就是以这种方式处决了此前刺杀邦德失败的反派邦女郎海尔家·布兰德特(Helga Brandt)。

另外,鲨鱼也是007电影中经常出现的动物,在《霹雳弹》《海底城》《最高机密》以及《杀人执照》(Licence To Kill)中,反派将受害者投入鲨鱼池已经成了十分常规的操作。

一个与007无关的彩蛋:故事中里夫逃离“幻象”的办公室时,一辆黄色黑条纹的跑车正等候着他——但是并不是大黄蜂,而是一位名叫莽撞的霸天虎。

如此配色自然是为了让读者们先入为主的以为这就是大黄蜂,等把漫画翻到下一页才发现事情不对(之前有多少读者被网络漫画预览欺骗了感情?),但是如果细细琢磨一下,大家可能会发现这里莽撞的配色正好就是当年未发行的G2莽撞的配色。

G2色飞天虎原本是孩之宝打算在1994年推出的一套由G1飞天虎重涂而成的玩具,但是不知由于什么原因最终取消了发售,只有一款打击作为首届Botcon的限定品小范围发售,而多年之后一部分G2飞天虎玩具开始在易趣网与淘宝网出现时,价格早已飚上天。

2015年,孩之宝发行了由原色合体战争系列飞天虎重涂的G2色飞天虎礼盒套装,这一次,大家终于可以通过相对正常的价格得到一套G2色飞天虎了。

为一位超级间谍配备一部功能多多的跑车,这也近乎是间谍片中的常规内容,而当这辆车的真实身份还是一位变形金刚时,故事就会变得越发有趣,《大黄蜂》前传漫画的情节大抵就是基于这一设想。

漫画中的大黄蜂伪装形态并不是具有标志性的大众甲壳虫(哪怕故事开始的情节发生在德国),而是一辆英伦范儿十足的古典跑车,这一车辆的原型自然就是邦德的诸多座驾中最经典的那辆阿斯顿·马丁DB5。

阿斯顿·马丁DB5首次出现于007电影《金手指》,这辆车装备有车前机枪、防弹玻璃、后防弹挡板、可弹射座椅、可更换汽车牌照、车载电话(电影中未展示)、车尾也可以喷水和泼洒汽油,在《大黄蜂》前传漫画后面的情节中,大黄蜂也同样施展了泼洒汽油的功能,事实证明这一机关不仅可以对付车技奇差的反派杂兵,对那些笨手笨脚的霸天虎也有奇效。

自从DB5在《金手指》中大出风头之后,阿斯顿·马丁也成为了邦德的标志性座驾之一,而不管日后的007电影中出现了多少不同型号的跑车,DB5永远作为邦德的经典座驾,反复出现在007电影《黄金眼》(Goldeneye)《黑日危机》(The World Is Not Enough)《皇家赌场》和《天降杀机》(Skyfall)中。

而现实中,被用作电影拍摄的DB5的命运则十分坎坷,在成为了私人收藏之后,这辆车在1997年弗罗里达博卡拉顿市的机场转运过程中被人盗走,从此下落不明,成为了汽车收藏界的一桩悬案。著名犯罪游戏《侠盗猎车5》(GTA5)中有一个任务是要求玩家操纵富兰克林从一处正在拍摄间谍片的电影片场偷走一台名为JB 700并带有特殊机关的英国古典车,并在日后将这辆车作为个人收藏品偷偷运走,这一任务也是致敬了这一案件。

自然,后来出现在其他007电影中的DB5均为复制品,其中在《天降杀机》中被炸毁的那辆DB5则是一个利用3D打印技术制作出来的微缩模型。而在《黄金眼》中由布鲁斯南驾驶过的那辆DB5在今年7月以200万英镑的价格被纽约的间谍主题博物馆Spyscape所收购。

就在今年6月,一直致力于追寻被盗与丢失收藏品的国际组织Art Recovery International得到了一些相关线索,暗示当年被盗的那辆DB5可能藏在中东某处位置地点,他们目前正在接触这辆车的卖家并核实藏品的真实性,或许不需要等很久,当年的传奇座驾就将迎来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在故事同样发生在德国的邦德电影《八爪女》(Octopussy,记住这个词……的后半部分……)中,在邦德抢劫了一位女士的阿尔法罗密欧轿车后,几辆宝马警车开始对邦德进行围追堵截,漫画中的警车造型与电影里面出现的警车十分接近。

漫画中这辆警车的车牌上面的文字看起来有些模糊,在笔者的眼中那串字看起来很像是“Pussy”一词,这一在英文中不太雅观的词汇在007的故事中经常出现,这纯粹是出于007小说作者伊恩·弗莱明的恶趣味。弗莱明自己就养了一条章鱼,并为其取名Octopussy,即Octopus(章鱼)与Pussy的结合体,而后来他还亲自撰写了一部标题为Octopussy(即《八爪女》)的短篇小说,小说中的德克斯特·斯迈尔斯(Dexter Smythe)是一位人到中年,陷入身体与精神双重危机的退休情报工作人员,他与现实中的弗莱明一样,退休后在牙买加安家置业,并把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了花天酒地 而这里需要特别提一下的是,斯迈尔斯也和现实中的弗莱明一样养了一条宠物章鱼,或许我们可以推测,弗莱明正是用这一角色影射与讽刺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时期衣食无忧却又精神空虚的自己。不过与斯迈尔斯不同的是,弗莱明应该没有一段罪恶的过去,也从来没有一个英国特工前来拜访他,并揭露他的罪行。

1983年《八爪女》被改编成电影,电影中“八爪女”成为了斯迈尔斯的女儿的绰号,也许是pussy一词实在太有争议,《八爪女》的主题曲《All Time High》中无论是歌名还是歌词中,都没有提及电影的标题,这在007电影中还是第一次。而《大黄蜂》前传漫画中,这辆形象出自《八爪女》的德国警车,车牌上写着一个看起来像是Pussy的词,很有可能正是对《八爪女》更深度的致敬(前提是,笔者没眼花)。

不过,Pussy一词在007的故事中最具存在感的一次出现是在小说《金手指》中,故事中一位邦女郎的名字直接就叫做普西·加洛(Pussy Galore)。故事中普西是一位女同性恋,并领导着一个由女同性恋所组成的黑帮。这一设定看似很超前,但是在大直男癌弗莱明的字里行间中,包含的却是对同性恋尤其是女同性恋群体刻板化、猎奇化、肤浅化甚至有一点丑化与妖魔化的描写,而在小说的结尾普西·加洛更是在邦德近乎可以算作性骚扰一样的攻势下,改变了性取向,并成为邦德的盟友。这样的情节放在今天绝对会招来无数口诛笔伐,但在当时,这种情况似乎并没有引来什么争议。

在《金手指》被改编成为电影后,普西·加洛的身份变成了大反派金手指的私人女飞行员,电影中并没有明确提出她是一名同性恋,但是前半段剧情中她对邦德的态度依然十分冷淡,而邦德也依然对她进行了可以被视为性侵的举动——这也成为了电影中普西·加洛转而邦德的关键因素之一,可以说,原著小说中那大男子主义的视角并没有得到本质的改变。

在2015年以前,饰演普西·加洛的霍纳尔·布莱克曼一直保持着年龄最大的邦女郎的记录,《金手指》上映时她的年龄为37岁,这一记录后来被恰好出生于《金手指》上映的那一年的莫妮卡·贝鲁奇打破,她出演《幽灵党》时已经51岁

在《金手指》拍摄期间,普西·加洛的名字毫无意外地为电影惹上了麻烦,英国的电影审查机构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Pussy这个有碍观瞻的词汇堂而皇之地在电影中出现,甚至直接成为了女主角的名字,他们希望制片方能将女主的名字改成普通而常见的女名。制片方为此据理力争但是却收效甚微,就在这期间,菲利普亲王拜访了《金手指》片场,并与扮演普西·加洛的女演员霍纳尔·布莱克曼合影,当地报纸在刊发这张照片时,为其配上的文字正是“普西与亲王”。制片方因此表示,既然普西的名字能够出现在报纸上并与亲王并列,那它自然也可以出现在电影中,这套说辞最终说服了审查机构。

我们能从这一堆字母中看到“WALTHER P38”的字样,即“沃尔特P38”。

也许有人认为这是一个纯粹的变形金刚梗,毕竟著名的变形金刚大反派威震天最经典的伪装形态就是G1动画中的沃尔特P38手枪,

不过,现实中的沃尔特P38手枪并不像威震天的伪装形态那样拥有特别明显的消音器,枪托以及瞄准镜,反而是在前文中提到过的那部与伊恩·弗莱明有关的英国间谍剧《大叔局特工》中,出现过这种改装枪械,这样的配置在当年有着很强的科幻色彩。

而当年的Takara在设计G1威震天玩具的前身,即微星系列的Gun Robo – P38时,很明显参考了《大叔局特工》中改装过的沃尔特P38手枪,其消音器、瞄准镜和枪托的造型都与剧中的配件高度相似。

漫画中,为情报组织工作的大黄蜂也有自己的代号——金飞轮(Goldwheels),他本人对于这个代号并不是很感冒。

不过这个代号起得还真的很有伊恩·弗莱明的格调。因为弗莱明似乎十分喜爱黄金,光是他出自他手的标题中带“金”字的007长篇小说就有两部,分别是 《金手指》(Goldfinger)和《金枪客》(The Man With The Golden Gun),另外,弗莱明还将自己坐落在牙买加的别墅命名为“黄金眼”(Goldeneye),这一名称在1995年被用作皮尔斯·布鲁斯南所偶主演的第一部007电影的标题。

汽车粉碎机和磁铁出现在这里好像很奇怪,但实际上,这两样东西都曾经在007电影中成为过对付坐在汽车中的敌人的工具。

在《金手指》中,大反派金手指让自己的手下奥乔布杀掉了拒绝与自己合作的索罗先生(与《大叔局特工》男主同名,弗莱明的另一个行事不妥的地方),并用汽车粉碎机将索罗乘坐的林肯轿车销毁。

而大黄蜂口中的“磁铁”或许指的是汽车粉碎机上安装的磁铁,但是也有可能是一个独立的武器。在007电影《雷霆谷》中,在日本执行任务的邦德为了摆脱追兵,向自己在日本的盟友田中求助,田中毫不含糊的派来了一架悬挂着电磁铁的直升飞机,将反派喽啰驾驶的皇冠轿车吸了起来,并运到了大海上扔了下去。

《电视谍网(一):007的亲兄弟——《大叔局特工》》,来源豆瓣网,作者:方聿南

在撰写本文时,网友Freccia_横炮、黑特-007、eceiev为笔者提供了帮助,正是在你们的协助下本文才能及时完成,笔者在此表示感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